这家22年的老文具店 承包了海宁人学生时代的记忆 你去过吗?



商悦传媒   2019-05-11 21:42

导读: 从学生时代的修正液、荧光笔,到步入社会以后依然频繁需要的水笔、便签、文件夹等等,都离不开包罗万象的文...

  从学生时代的修正液、荧光笔,到步入社会以后依然频繁需要的水笔、便签、文件夹等等,都离不开包罗万象的文具店。

  1996年,市区水月亭西路还不是如今的样子,老海高对面也还是民工房的时候,一家名为“好朋友”的文具饰品店紧挨着学校开张了。如果你是海高、紫高、一中校友,想必会对好朋友文具店十分熟悉。

  总有一家文具店,承包了你的学生时代。好朋友文具店这家“老字号”,从上世纪90年代起,就逐渐留在了海宁人共同的记忆里。

  1996年,范志良在现在文具店隔壁位置开了一家小超市,叫老西门;1999年,女儿开始上学了,于是他就在小超市边上开了一家好朋友文具店,商品最多的时候有上万件。

  起初,文具店进货要跑去义乌。“坐着火车晃晃悠悠到义乌,一把手推车载满了零零碎碎的小物品。”范志良每次都会带着大包小包一路挤公交,搭火车匆匆赶回海宁。后来,虽然进货点变成了上海、杭州,但唯一不变的是亲自跑去挑选货物。因为他说:“自己看了才放心。”

  就这样,在来来回回的时光里,文具店从最初的20多平方米,扩大到现在的200余平方米。工艺礼品、毛绒玩具、学生用品、手表、文具……商品种类越来越丰富,生意也越来越红火。

  现在,如果你走进好朋友文具店,你会发现它还是当年的模样。在这22年的时间里,好朋友文具店吸引了一大批忠实顾客。

  在范志良心里,好朋友文具店能有今天的局面,全靠妻子的努力和点子。“她的进货眼光很独到,能想到顾客需要什么,特别是针对学生,参照当前的潮流进货,一般都卖得挺好。她还有一本笔记簿,里边记的是店里缺什么,哪些商品库存吃紧。”范志良笑着说。

  经营这家店已有22个年头,多年来几乎没有歇业过一天,发生在这里的故事有很多,多到记不清。但有一件事始终让范志良印象深刻,那是多年前收到的一封道歉信。

  “叔叔阿姨,对不起……”道歉信上稚嫩的笔迹让他感慨颇多,至今记忆犹新。“是一个学生,可能是自己多拿了东西。”范志良说,那封信里他为自己的错误行为道歉,并附了十几元钱。

  当时,逛文具店是很多学生的爱好,喜欢收集不同颜色的水笔,看到好看的本子就“捂不住”钱包。但对很多住校生而言,平常没法出门买东西,缺笔、少本子怎么办?“打个电话,喊我一声就会送过去。”范志良说,那会儿,学校就在好朋友文具店的边上,学生经常打电话,或在围墙那头喊,他们需要买的东西,店里就会理好给他们送过去。

  店开得久了,自然也就有了知名度。对很多人来说,好朋友文具店就是像家一样的存在。“以前代收快递不收费,后来实在太多了,多到放不下。”范志良说。原来,好朋友文具店南面就是一个居民区,于是文具店经常充当着小区传达室的作用,很多快递的签收、物品的寄放都在这儿。而诸如手套、钥匙、雨伞、钱包等落在好朋友文具店,这对店里的顾客来说,更是习以为常的事了。

  货架上琳琅满目的文具数量虽多,但一直摆放得整整齐齐,简单而不失规矩,让人逛起来非常舒服自在。有不少当年在好朋友文具店买文具的学生还会回来看看,并且感叹说,没想到“好朋友”还在。如今,甚至许多人都已经是带着儿子、女儿来买文具了。

  在经历了近十年的辉煌后,互联网的冲击让文具店进入了“寒冬”,很多人选择在网上购买文具用品,来实体店的人越来越少。

  从人多时顾客挤得满满当当,一眼望去都是在挑选文具,到如今周末也相对冷清。范志良在这家文具店里“苦苦挣扎”,直到女儿创业的这一年。

  “她在文具店的一角开了家奶茶店。现在会把店里的一些东西搬到线上售卖。”原来,范志良女儿的一次茶饮店工作经历,使她爱上了制作饮品,于是便在好朋友文具店的一角,新增了好朋友奶茶。

  慢慢从线下转到线上,对范志良来说,又看到了复兴的希望,“我对这家店有感情,就像自己的孩子,希望它越来越好。”

  每一间文具店,都或多或少地陪伴并见证了一个人的成长。哪怕现在互联网飞速发展,网购普及,办公也在向无纸化靠拢,可比起冰冷的电子屏幕,笔尖与纸之间摩擦的触感才能更体现生活的温度,逛一逛文具店更有一种独有的快乐。因为在那里,不光可以买到东西,也可以找到记忆。